时报新闻在线

文章

城市群助力协调发展亟须创新体制机制

2018/8/6 13:49:39|编辑: 夏竣|来源:转载

  

在第二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上,与会嘉宾就城市群发展建言献策

 

“真正要把城市群搞起来,没有体制机制、政策措施,包括基础设施的改革创新,就会抑制城市群的分工协作、协调发展。”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保军81在成都如是表示。

 

当日,第二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举行“城市群助力协调发展”专题对话,与会嘉宾就城市群发展积极建言献策。

 

下一阶段效益从城市群中来

 

杨保军分析表示,从中国30多年的快速发展来看,大体分成三个阶段。

 

第一个阶段,发展初期获得了一种结构效应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红利,包括人口、土地、资本等要素,依次投向一产二产三产。这个结构效应的表现是分散的,“村村点火、户户冒烟”。

 

当大家都这么干的时候,发现效益下降了,这时候把工业化和城市化结合起来,获得了另外的一个效应——集聚的规模效应。在第二阶段,要素不仅仅是从一产转到二产、三产,在空间上也形成了集聚态势。

 

发展到今天,出现一个问题,这种过度的集聚带来了不经济的问题和环境的问题等等。“下一阶段的效益从哪里来?通过城市群,获得分工效应。过去我们的分工程度低,一味做大。分工是能够提高效率的。”

 

杨保军说,城市群喊了多年,发展不如意,是因为被各种交易成本、摩擦系数、交通成本抵消掉了。真正要把城市群搞起来,没有体制机制、政策措施,包括基础设施的改革创新,就会抑制城市群的分工协作、协调发展。

 

城市核心区域要带动周边发展

 

美国马里兰大学教授丁成日表示,研究显示,城市增长按规模经济递增,这意味着城市规模可能没有上限。换句话说,规模不是问题。

 

“我非常同意丁教授所讲的,规模不是问题,效率才是最大的问题。人都往大城市、特大城市跑,为什么?因为有就业机会,人是跟着经济活动、跟着产业走的。并不是像以前所想的,搞一点基础设施建设,人就会在那个地方集聚。”成都市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李霞如是说。

 

李霞表示,未来城镇化是我国推动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成渝城市群是中国西部发展潜力巨大的城市群。从夜间灯光大数据可以看到,成渝城市群在西部经济的活跃度可谓一枝独秀。成渝城市群的综合实力在西部也排在最前面。成都和重庆两个核心城市,集聚效应也非常强。

 

不过,李霞也指出一个问题。“两个核心城市现在还处于独自发展时期,协调发展处于起步阶段,没能有效带动起城市群里其他的区域。”

 

杨保军认为,成都对中心城区要做一些减法、提升,把一些职能、功能疏解出去,培育一些外围的增长点,通过分工协作,推动整个区域的发展。“所以成都正在推动跟德阳、绵阳、眉山等城市由近到远分工协作,建立一体化的设施和平台。”

 

从更高层次共同规划设计

 

世界银行全球可持续发展平台负责人王雪漫建议,成渝城市群下一步应关注功能分工、体制机制等问题,首先是产业协作机制,从更高层级对产业协调发展统筹考虑。

 

第一,制定共同的发展战略。第二,发展空间走廊,在做空间规划时,共同设计,制造双赢机会。第三,最重要的是机制,双方同时建立起高层的、固定化的领导班子,保持经常交流。

 

王雪漫表示,重庆一小时经济圈其实覆盖了成都等四川省的很多城市。例如,广安实际上离重庆很近,如何作为四川的一部分,利用好重庆经济,把重庆作为一个中心,服务于重庆。

 

李霞建议,建立一体化市场体系,要解决交易成本问题;要完善利益协调分享机制,这是各大城市非常看重的。“因此,要促进城市群发展,在财政体制方面未来要有一些改革举措。” (来源:中国改革报 作者:徐赟)


返回顶部